美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正文

人性无常(原创)

字号+作者:孤饮寒风 来源:今日看点www.hatdot.com 2020-08-26 15:11

最近,王戈镇爆出一条特大新闻:镇东头的张柳峰在用饭时,竟在米饭里嚼出了一粒钻石!经珠宝商判定,这粒钻石重 2.394 克拉,品质上乘,按现在行情,卖它个三五百万'...

最近,王戈镇爆出一条特大新闻:镇东头的张柳峰在用饭时,竟在米饭里嚼出了一粒钻石!经珠宝商判定,这粒钻石重 2.394 克拉,品质上乘,按现在行情,卖它个三五百万美元基础不用讨价还价。

最先传出这一消息的是镇小学的王老师。星期天下午,他应邀去张柳峰家下棋,待日落西山,王老师无心恋战,欲起身告辞。张柳峰却一把拽住他,硬要他吃了饭再走。饭到桌上,张柳峰端起碗来一看,不由双眉紧锁,埋怨妻子道:“淘米时,该把米拣一拣,内里有这么多砂石,叫王老师怎么吃呀?”还在烧菜的张夫人似乎有满腹委屈,可碍着王老师的面也欠好发作,只回敬了这么一句:“谁叫你买来这种米,有这么多砂石,叫我如何拣得净?”

其实,王老师因自己最近买的米也是这般货色,所以见责不怪,现在见桂喜匹俦竟如此认真,心里实在欠好意思,连忙说:“相互相互!饭中有砂石不算坏事,能使人细嚼慢咽,有助消化。”“哈哈!”张柳峰听王老师说得如此坦然,也忍不住笑了。他起身去喝了口茶后又回到饭桌旁,继续用饭,边嚼边说:“惋惜当年的王千金没能买上这等好米。要不,她在刑场祭夫时就用不着石砂拌饭了……”

王老师也被逗笑了,可还没笑作声来,只见张柳峰随着“啊“呸”的一声,从口中吐出一粒砂石来,苦笑着说:“你看你看,竟有这么大的沙子!啊,差池,王老师,您看。”顺着张柳峰的手指,王老师觉察,吐在桌上的那粒砂石在柔和的餐子日光灯下,闪着碧绿的光线,再拔过来看看,更以为与众差别,就说:“唔,这粒砂石倒有点奇特。”

“像不像钻石?”张柳峰冷不防线问了一句。

“这……”这可把王老师难住了。谁都知道他一生只跟粉笔打交道,别说是钻石,就连戒指也难摸到,于是连连摇头。为不使主人扫兴,他想了想,建议道:“你不妨去趟珠宝商店,请行家分辨分辨。”“对,对!我明天正要去城里,不妨去碰碰运气。”张柳峰说罢,取过一只小瓶,小心翼翼地把砂石装好,放入口袋。

第二天,有人亲眼瞥见张柳峰骑着车朝县城偏向去了,一直到很晚才回来。王老师是小镇的名士,尽人皆知的老实人,这事又是他亲眼眼见的,所以,回去后一张扬,很快在全镇发生了惊动效应,张柳峰也很快成了当地的新闻人物。天天,来他家想一睹钻石色泽的人,络绎不停,张家俨然成了展览馆似的,门槛都快被踏断了。不外,张柳峰不轻易把宝石拿出示人,这更增添了这桩奇闻的神秘色彩。

张柳峰发了横财,对多数黎民来说,羡慕也罢,嫉妒也罢,究竟是一时的。唯唯一小我私家,这几天的神情特别沮丧,总以为这粒钻石原来非他莫属,而现在却失之交臂,感应实在太惋惜了!心里有疙瘩,晚上就睡欠好觉,昨晚竟一夜没有合眼。他,就是粮店老板张晓方。

张晓方何许人也?他原是国有粮站的职工,粮食“统购统销”取消后,他就使用自己家临街这一地理优势,开起了一家粮店,凭着多年跟粮油打交道的老履历,生意做得很红火。一年多来,其余的几家粮店由于种种原因都更换了门庭,唯有他的粮店“一枝独秀”。这样,他这家粮店又似乎恢复到其时的国有粮站那样,把全镇的粮油销售都“垄断”了。

原来,他对张柳峰从饭粒中拣出钻石一事并不怎么在意。可是,当他发现迩来主顾又多了起来,而且众口一词,都指定要买张柳峰买过的那批米时,徐徐意识到这事跟自己的关系太大了。经由一番深思熟虑,便叫醒太太,在她耳旁如此这般地说了一遍。张夫人一听,马上笑逐颜开。于是,两人连忙下床,做起了准备事情。

第二天天刚亮,匹俦俩拎上一只提包朝张家走去。此时,张柳峰正在摆弄自行车,见张晓方匹俦不请自到,不由一阵窃喜,连声说道:“呵,稀客稀客!快进屋里坐。”说着,放下手中的活计,端凳搬椅,招呼他俩落座。张太太瞟了一眼自行车,先说了一句:“张年老,您要出门?”“哎,还不是为那粒钻石的事呀!”张柳峰苦笑着,“这几天可把我烦死了!昨天听人说,县电视台要来采访。这哪能行!人怕着名猪怕壮,让他们一宣传,我岂不成了众矢之的?那以后,这个拉我搞赞助,谁人叫我献爱心,我怎吃得消?再说,如今社会民风不大好,说不定哪一天连小命都得搭上呢!所以,我想去打个电话,叫他们千万别来。”

“对,对,还是小心点好。”张晓方心不在焉地赞同道。“哦,两位今天找我有事?”张柳峰问。“其实也没啥,只不外……”张晓方从提包里取出工具,放在桌上,呐呐地说,“嘿嘿,一点小意思,略表心意……”张柳峰抬头一看,竟是两条“大中华”香烟,心里不由一怔:这对匹俦俗称“铁公鸡”,今天脱手如此大方,到底怎么啦?他爽性来个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静候下文。

张晓方见张柳峰没有推辞,心里反倒兴奋起来,就来了个单刀直人:“张年老,说起来,也真欠好意思开口,前天晚上——说着,转身指着太太说,“她突然发现镶嵌在戒指上的那粒钻石掉了。厥后想起,是在量米时脱离的……”张太太连忙从手上捋下戒指,递给张柳峰。张柳峰接过一看,这枚戒指原来镶有钻石的部位果真空空如也;再仔细一看,戒面上有显着的用刀剜过的疤痕。显然,那钻石是居心剜掉的,目的是想来冒领自己的这粒。

他以为又好气又可笑,把戒指还给张太太,认真地说:“你们的意思我已明确了。其实,我也一直怀疑,天底下哪有这等好事——米中会有钻石。既然如此,物归原主就是了!”张晓方匹俦实在没有想到,张柳峰是如此爽气,真是喜出望外,就搜肠刮肚,争着捧场。张柳峰连连摆手,不让他们说下去,自己却说:“见利忘义,非人所为。”又问张晓方:“张老板,你说对吗?”“对,对……”张晓方避开他那如炬的眼光,低着头回覆了一句。“就是嘛!”张柳峰笑笑,转身进了房间。

片刻,他拿着瓶子从房内出来,当着他们的面,把钻石倒在手心.“就是它,就是它!”张太太一见,心花怒放,再也抑制不住激情,伸手去取。“呃—-慢!”张柳峰却把手一合,制止了她,然后略带歉意地解释道,“哎,人熟理不熟,请把你的戒指给我,我们先对对再说。”这一下,张晓方匹俦傻眼了!事到这步田地,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索性跌跤当坐。

张太太惴惴不安地把戒指捋下,交给张挂喜,口里嘟囔着:“是呀是呀,不是我们家的工具,也决不冒认。“哎哟,真惋惜!你们看,我的这粒钻石要比这儿的空档大得多呢。”张柳峰接过戒指,试了试,摇摇头,把戒指还给张太太,然后把钻石放回瓶中,歉仄地说:“这钻石就不是你们的罗!”“实在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张晓方显得十分尴尬。“看来这粒钻石真属于我的罗!”张柳峰把小瓶放在袋子里装好。

突然,他把话锋一转,神秘兮兮地引出一个话题,“不知二位可曾记得 10多年前的一则新闻,山东常林县有位妇女在翻地时捡到一颗特大钻石的事吗?”

“记得记得!那妇女把钻石献给国家后,政府不仅奖给她一大笔钱,还被破格招收为全民职工。”张晓方的记性也确实不错。“这在其时,算是国家级的最高夸奖了。张老板总还记得,那钻石被命名为‘常林钻石’后,常林县也就成了全国闻名的‘钻石之乡’。我再告诉你吧,据我所知,你卖的这批大米的产地就在那里!”张柳峰一本正经地说。

“啊?!”张晓方一听,嘴巴张得像奋斗,眼睛睁得像铜铃,惊呆了。女人的性子更急,连声敦促张柳峰说出个究竟来.在张晓方匹俦的再三恳求下,张柳峰只好把听来的情况向他们说了。原来,常林县这几年粮食大丰收,他们为了寻找市场,打开销路,就仿效一些厂家在产物销售中设置巨奖的做法,在大米中掺了几粒钻石,用来吸引购粮者。说罢,他嘿嘿一笑,颇为自豪地说:“我嘛,就是其中的一个幸运者!”“那他们设了几多奖项?”张太太的心快要跳出来了,急切地问。

“这我也不清楚。我想总不会只有一粒钻石的吧?”“哎,怪不得这批米的砂石特别多。”张晓方喃喃自语着。当初,他只晓得这批米是从外省进来的,由于砂石多,原来是批给酒精厂和饲料公司的,价钱自然较低。他获悉后,思忖王戈镇只有自己这家粮店,“天子的女儿不愁嫁”,就要了几吨,出售时却仍按标一米的价钱。效果,偷鸡不着蚀把米,只管厥后价钱一降再降,销路始终不畅。现在一听这批米竟来自“钻石之乡”,又搞“有奖销售”,无异于给他注射了一针强心针。心想:说不定在积压的大米中,也有钻石呢!想到这里,他再也坐不住了。与张柳峰客套了几句后,拿过桌上的香烟,与太太起身告辞。

张晓方匹俦心急火燎地回抵家后,经由紧迫协商,决议停业几天,把积压的这批大米统统筛拣一遍。只管这批米还存有万把斤,但此事非同寻常,也不能雇请暂时工,一切的一切,只能自己独立完成。用张太太的话来说,就是“再苦再累也心甘”。

幸亏张晓方原来是粮站职工,对这方面的事情还比力特长。他从粮站借来一台闲置的筛米机,和夫人没日没夜的干,把一袋袋大米筛了一遍又一遍。说来也怪,这批大米的砂石确实多得出奇,每袋总在一两斤克左右。白昼把砂石弄出来,晚上就在 100瓦的电灯下,一粒一粒地分拣砂石。生怕有遗珠之憾。这样忙碌了二三天,匹俦俩都累得腰酸背痛。当他们把米全部筛完,砂石拣尽,钻石还是与自己无缘。第六天清早,张晓方揉着红肿的眼睛,对夫人说:“算了吧,今天恢复营业。”张太太把丈夫数落个够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去打开了店门。

王戈镇只有这么一家粮店,如今关了五天门,自然使有些人成了“缺粮户”。所以,当天的生意特别好。尤其令主顾满足的是,现在出售的这批米,砂石一粒也没有了。这样,更使生意兴隆不少。张晓方匹俦眼见这批滞销货在一天之内快要售罄,多日的劳累也似乎徐徐清退,热情地接待着一批又一批主顾。“张老板,找到了吧?”匹俦俩正忙碌间,突然,店门外闪进张柳峰来。张晓方一见是他,说的又是那桩有苦说不出的事,心里很不是滋味,就没有作声,“呵呵,你们还想保密哩!”张柳峰又逗了一句。“张年老,你莫要取笑.”张晓方没法,只好淡淡地说了一句。

“哈,还说我取笑?你们要找的工具不是已找到了嘛!我说比钻石还名贵哩!你看看——“张柳峰指着店里的一堆空麻袋和门外的主顾,认真地说,“今天你们的生意为什么这样好?就是因为你把米里的砂石都筛洁净了啊!做生意,讲求商业道德才是最名贵的呀!”说着,他从随身携带的小瓶里倒出一颗绿莹莹的工具,随手在桌上一放,郑重地说:“米里哪会有钻石呀!实话对你们说吧,这粒工具,我是途经氟石矿时从那里捡来的,用意嘛……”

“哗——”还没等张柳峰说完话,站在门外的群众不约而同地兴起掌来,纷纷为张柳峰叫好.而张晓方匹俦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听说,今后他们再没干过坑害主顾的缺德事。张柳峰见好就收,他从桌上收回那粒绿石,说了句“拜拜”后就随手把它往街心扔去。

“唷!”说来凑巧,那粒细小的砂石正好落在一小我私家的手背上,传来一阵惊讶的啼声。

“呵,王老师!我正想来找您。”原来,那人正是王老师。张柳峰一见,连忙迎上去打招呼,并与他耳语了几句。王老师听罢,放声大笑,拍拍他的肩膀,打趣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我也只是顺水推舟,能为你摇唇鼓舌,幸甚,幸甚!”

1.【今日看点】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今日看点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今日看点",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今日看点】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今日看点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