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正文

相思引(原创)

字号+作者:小枫溪水 来源:今日看点www.hatdot.com 2020-08-26 15:11

      上古有异术,曰往生,世人求之而不得。然,鲜有人闻,往生之道,困心,入情,不得安稳之法。荏苒时光,终不得散于茫茫天地。                '...

      上古有异术,曰往生,世人求之而不得。然,鲜有人闻,往生之道,困心,入情,不得安稳之法。荏苒时光,终不得散于茫茫天地。

                                ——《山海异闻录》


                          (一)

        遇见云殊的那天,正是夏至前后,那夜月色凉如水,笛声悲如雪。

        湖中小妖都知她的隐讳,战战兢兢来报:“凡人男子作喧杂之音,扰了您的清静,我等这便诛杀。”那小妖看着眼前的衣香鬓影,更是不敢抬头,上座的这个主子一直都是喜怒不定的性子,最厌恶哀哀戚戚的作派。

        上座的女子微微抬了抬手,周边瞬时静了下来,她闭上眼,右手轻托右鳃,倚靠在躺椅上,慵懒至极。所有人都不敢发作声音,甚至连喘息都是细细的。那小妖偷偷的向上座瞥了一眼,随即收回眼光低下头,心中不禁思忖,这位主子肤如凝脂,偏又有一双极美的眉眼,一颦一笑都是感人的,可这样的尤物杀伐坚决,可望而不行及啊。

        笛声连续了半个时辰,便消失不见。她也逐步的睁开了双眼,底下的人跪了一地,对她这般畏惧,无趣的很。她逐步的站了起来,轻整衣衫,开口付托道:“这人,有意思。”便轻笑着脱离了。而那小妖呆在原地一头雾水,旁边有智慧伶俐的提点道:“主上的意思是,这凡人男子,动不得。怪事,怪事啊……”

        也就是在那夜,她悄悄出了石湖,见到了谁人男子,一身白色衣衫,双目覆着白绫,静坐于湖岸旁,旁边放着一把笛子一壶酒,不知在想些什么。她也不着急,就这样,已往了三个时辰,那男子整理好工具起身探索着离去。

        第一天,第二天,就这样一直已往了半月,每夜都有笛声,越发悲凉,男子在湖边坐的也越来越久。她每夜都市偷偷上岸,未曾与他说话,只是一同陪他静坐,竟出奇的放心。

                          (二)

        待到树叶逐步有点微黄,夏季也要竣事了。

        这一天,她从天黑等到黎明,谁人男子始终没有泛起。

        回到湖底的时候,发了好大一通脾气,稀罕珍贵玩意儿摔了一室,小妖们都不知如何劝慰,只能小心服侍着。待到她解了气,才问身边的人:“凡人女子想要获得一小我私家,都是如何做的?”有小妖听到立马上前献计道:“这男子啊,最注重女子的仙颜,若是女子使些予取予求,欲拒还迎的小计谋,便能手到擒来,拿到男子的一颗真心。”她对此等计谋将信将疑,化作人形的她确是极美的,可是,这仙颜于那男子眼前,怕是无用了。

        第二天,第三天,那男子已有五日没来,她开始着急了,用术数一路追踪,找到了男子的住所。

        在半山腰隐于竹林的一处院落,题为听雨轩,倒是志趣高洁。她徐徐的推开了门,还未及进入屋内,便听到了一阵阵的咳喘声,许是咳的有些急了,吐了血,传来杯盏落地的声音。她不禁朝前迈了一步,又收回了手,这样进去太引人生疑了。等到他熟睡,她才悄悄进入,那把笛子悄悄地放在桌子上,屋内部署简朴朴素,看得出来是经常收拾的。 可就在她转身走到那一方桌时,竟不小心打翻了墙角的花瓶。她已顾不及许多,落荒而逃,竟连术数都忘记了使。

      “请问左右是”他用手扶着门,又小心的拾阶而下。这是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如山谷清风,竟比那笛声还要好听上百倍万倍。她低着头,竟不敢与他对视,也不知如何回覆,轻扯着裙摆,倒有些做错事被抓包的感受。良久,她才逐步走近他,牵起他的手。

        冰凉的触感让男子心下微动,十分讶异。只能凭他的感受知道来人在他手心写下“沈蘅”两字,知晓她是女子,他张皇的向退却了两步,沈蘅赶快去扶他,待他站定,男子行礼道:“在下失礼了,还望女人切勿怪罪。”

        沈蘅却仍旧执起他的手,继续写下“小女子口不能言,家中遭逢浩劫,孤身一人,漂泊至此,所求不外山中清静。实在是无可怎样之法,望令郎能予个落身之所,小女子定当竭尽全力酬金令郎膏泽。”

        他叹了叹“家中清贫,所有不外是这陋室了。女人若不嫌弃,便择西间客房吧。”说罢,便自顾自的回到房间。

        “在下云殊,琅州人氏。”关门前,虽低语一句,可沈蘅真真切切的听到了。“云殊——云—殊-”


                        (三)

        石湖里不再有谁人叱咤风云的主上,听雨轩留下了温婉聪慧的孤女。

        不知是谁帮谁多一些,或许都有吧。沈蘅逐日都在山中遍寻药材,一遍遍的通读云殊房中的医书,竟也将云殊的身体调治了泰半。

      “这些日子劳烦蘅儿了,在下感谢不尽。”彼时二人正坐在庭院的那棵桂花树下,沈蘅看着他身体一天天见好也很是开心。只是轻拍了拍云殊的手,示意他不必挂怀。

        “蘅儿,今天的黄昏美吗?”

      “我已经良久没有看到过这个世界了,不见亲人,不见风物,不见星辰。原来这都没有什么。可这些日子,我想瞥见一小我私家,瞥见她的笑容,瞥见她的容貌,瞥见完完整整的她。”云殊这话说的有点悲凉,可是他吐露心声的时刻也并不太多。沈蘅悄悄地听着,不敢打扰她。

        “蘅儿,你可知道,我最想见的谁人人是谁?”现在的沈蘅,不敢确定,又想要确定。

        她轻轻的在他手心里写下,一如初见,不外越发郑重,带着些许紧张,云舒甚至能感受到微颤的指尖,在手心发痒,异样的感受都涌入了两人心里。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蘅儿,今生,我都不会负你。”

        这也是第一次沈蘅如此这般认真,这也是第一次云殊不再有所忌惮的走向了一小我私家。

                          (三)

        在二人确放心意那一年的隆冬,云殊的病突然发作的厉害,纷扬大雪封了山路,药石消耗怠尽,云殊已经不醒人事。沈蘅很着急,虽说石湖底下有这天底下最好的药材,可现在石湖冰封,即即是天上的大罗神仙都难以进入,已无退路。

        沈蘅很着急,她看了许多许多的医书都没有找到法子,终于,在翻到顶格架子上的一本书时,找到了谜底。此书无人可考,所记方法无人可证,可是,为了云殊,她愿意冒死一试。

        在凡历小年的那一天,云殊醒了,让人难以想象的是他的身体不仅如十年之前一般,他也终于摘下了覆在双眼的白绫,看到了这个世界,不再一片漆黑。

        就在这时,有人推门而入,身着紫色衣衫,一袭长发,他脱口而出:“蘅儿,你是蘅儿对差池?”女子点颔首道,带了三分羞怯。

      在那一年除夕,云舒带着蘅儿回了琅州云家,以九礼相聘,结为匹俦,惊动了半个琅州。云氏本就为世家大族,早年不闻不问的明日长孙大病初愈,又迎娶正妻,引得几多人羡煞。

        或许没有人会想到听雨轩,或许他也不会发现原来他们之间正是一个可笑的错误。


                          (四)

        石湖的秘密风行一时,随着云氏老太邪病的日日发作,这里,没有了最后一丝丝的清静。

        “凡人太过愚昧无知,竟敢冒犯主上。这些日子,对于他们也太过纵容了。”小妖们个个义愤填膺,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可他们的主上一袭红衣,乌黑的长发泄下,在上座已醉的不成样子。终归是南柯一梦,只愿日日不复醒。

        云氏一族集结天下方士,布下法阵,举一族之力誓要拿到石湖的珍宝药材。可为首之人正是他,云氏长孙云殊。说来也是太可笑了些,再见,已是陌路。可沈蘅还是忍不住要见他,她还存着一丝希望,其时云殊仅仅只是认错了人,一时疏忽而已。

        在遇见云殊的第四个夏至的夜晚,她又悄悄出了石湖,凡人蠢笨,竟将所谓的法阵奉若神明,又以美食引诱,定能将她拿下。可自千万年以来,她虽不至招惹是非,又怎非善辈。除非她心甘情愿,无人可占得丁点自制。

        耳边咆哮的风声,夏日的蝉鸣,不时传来的话语声,在这一刻,都定格了。她一步步的走向云殊,温暖的火焰因她的靠近而霎时熄灭。云殊从见她的那一刻起,便看到了世间无法形容的仙颜,她身上传来的淡淡香气竟让人感受到熟悉。看到周围的异象,他明确,这么多天的等候,终于要有了一个效果。

        沈蘅在他身边坐下,周围另有火焰的余温,倒是真有些不适应。她不言,他不问,似乎只是多年的老朋侪相聚,心中平静。

      “云殊,琅州人氏。”她搓搓手道,眼睛却只是瞧着石湖,让人看不懂心思。

        显着云殊是有点惊讶的,“女人确实本事通天,想必也知道云某为何而来。”沈蘅轻蔑一笑,随后站起身来执手负立,凉凉道:“自是十分清楚,你如今能与我这般说话,在千万年以来还未曾有过。那些但凡动过心思或是作乱的人,都已化作石湖底下累累的白骨。”

      “即便如此,在下愿努力一试,哪怕赴汤蹈火。”他还是如此坚贞和果决。一字一句如利刃般划过她的心,已经破败不堪。

        云氏长孙痴情为整个琅州知晓,即便四年伉俪,即便她已昏睡不醒良久,即便要因此搭上整个氏族。这次既为妻也为尽孝道,一举两得。

        “我要你的一双眼睛,这是你欠下我的。自然,一月之期,我予你想要的,你也要任我调遣。”这是沈蘅的心魔,这也是她的劫运,躲不外的。

        云殊是有些犹豫的,然,最终击掌盟誓,眼底阴霾一闪即过。


                        (五)

        沈蘅的态度让云殊着实有些琢磨不透,第一日,第二日,一连十日,都未曾真正的要求他做些什么,将他打发到听雨轩后,日常饭食也未曾亏待于他。

        终于到了第十一日,她让人传话,石湖月夜一见,特意嘱咐带上那把竹笛。

        “今日便吹些曲子来听吧,我平素最不喜哀哀戚戚之音,其余的便由你自己决议吧。”云殊会意,专门挑了些切合她心意的曲子,她悄悄地听,同这石湖一起,像是越过了千万年的伤心寥寂时光。湖底的小妖们夜夜听到笛声,主上回去也不见笑容,一如之前的酷寒。

          云殊在第二十九个夜晚,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女人对于这些曲子,是不是并不欢喜?”沈蘅淡然道:“若是你将世间美景看过千万遍,在你眼中,这些一样的风物却是一眼都不想再见。既只剩枯燥乏味,又何来的欢喜?”云殊听这话音倒是有些自暴自弃的样子,忍不住辨驳:“女人身旁应正缺一位与之听笛之人,有他相伴,再乏味的风物,再平淡的笛声都市有千般滋味。”

          “那想必先生的爱妻就是你要寻的那位特别之人吧。即便她可能永远长睡不醒,还是值得先生如此倾心相待,令人羡慕。”云殊眼底的雾色越发深沉,原本温润的心情蓦地变冷,只是说:“家中之事在下不愿提及,也请女人勿要提起。”沈蘅只是点颔首,示意他继续吹奏,他们已经闲聊太久,再聊下去怕是要触及相互心中最隐秘的地方,可是早些晚些都是一样的,最想逃避的往往最应该要面临。

          一月之期霎时即过,云氏一族的雄师早早的便在石湖两岸侯着,所谓无利不起早,也真是见识了。较之石湖之上的肃杀场景,石湖底下却平静的不成样子。

        “故事讲到这里便没了下文。”说书人不由苦笑道,几个孩童围着他嚷嚷着要听之后的故事,缠磨了好一会才肯离去。而说书人则在炎热的午后逐步掀开了那卷《山海异闻录》……

        书中纪录,云氏一族与恶妖告竣协议,不意在约定那日,恶妖突然撕毁协定,吸食云氏长孙精元以至妖力大增。云氏男儿同仇敌忾,誓要血洗石湖,途遇一仙人,授以降妖自保之术,大战七日一族之人所剩无几,幸得数百方士自画结界,将恶妖困于石湖之下,永不复出。云氏忠勇,护佑天下黎民,王上感其恩义,将其族长云殊之灵位供养太庙,以励后人。

        说书人不由感伤云氏的这一番造化,书中纪录多为志怪听说,鲜少有人相信。至于那坚硬如铁的石湖与绝美的恶妖,又到那里去寻呢。

                          (六)

          克日西方不知哪位神君布雨,已经淅淅沥沥的下了好几日,沈蘅在长睡了三年之后终于逐步转醒,看着雨后石湖越发秀美,两岸树叶枯黄,再无故人痕迹,长叹一声,身上前所未有的轻松。

        伴着急切的一阵脚步声,仍旧是当日谁人唯唯诺诺突入大殿的小妖,他早已升任殿前主事,虽愈见稳重,可还是差了些气候。“小的见过主上,见石湖异象,众妖们都推测主上已醒,故而小的特来此检察。”沈蘅摆摆手,接着听他汇报近几年石湖的巨细事务,不觉间便至黄昏。

      “那人……他还好吗?”冷不丁的一问让小妖确是有点发懵,随后赶快答道:“云先生自那日大战后,因着主上施的假死咒术损害了身子,现在已调治的无碍。至于那些云氏子弟,都各自隐姓埋名谋取前程去了,过往种种一概都不记得。主上,可是要去探望云先生?”

        沈蘅只是缄默沉静,坐在空旷的大殿之上,不知在想些什么,玉指摩挲着红衣,良久才说道:“还是不去了,徒增困扰。他已经忘记了我。我也要学着,逐步的忘记他。”

        小妖知道又触及了她的伤心事,行了礼便逐步退下,对于他们这位主上,由敬畏到心疼,往后的万万年,一日复一日,只能如此渡过。当日的事,如果换个选择,或许会有差别的效果。

          云殊对于石湖秘密的执着让沈蘅生了疑,对于一个古老的传说,搭上所有的人显着太过蠢笨,而云殊不会傻到如此田地。沈蘅定了一月之期,这一月也是她予小妖查明所有的时间。小妖去了云家,去了朝堂,终于弄清了所有。哪有什么病重的发妻,更无昏厥的祖母,这一切不外是虚张盛势。凡人天子痴迷永生之法,得知云氏长孙双目复明,起死回生之后更是深信不疑。他派暗卫抓捕了云氏一族老小,以此为要挟,威胁云殊以仙丹换取一族平安。云氏所领雄师,既是助力也是威胁,若不得仙丹,就地正法,此等阴晦之事,若不成,为天下人讥笑。

          世人贪念易起,永生之法本就是逆天而为,沈蘅当日救下云殊,也获得了应有的报应,严寒冬日化为原形,功力大损,山中精怪化为她的容貌才有机可乘。寒夜彻骨的酷寒只因心上人闹出的误会越发备受折磨。

          “云先生,发妻昏厥四载,这其中因果,你应当是清楚的。”沈蘅心中有所推测,在约定之日,问出了口。

          其时的云殊眉色突然一凛,正声道:“你知道了?是啊,你这般智慧,又怎会猜不到。大婚之后,我逐步的发现她不是我的蘅儿,蘅儿不会如她般聒噪,如她般世俗粗鄙,我请了降妖人,隐秘的除掉了她,顾及家族体面,对外只称昏厥。”

        “那你可寻到了她?真正的沈蘅。”她的声音有点发颤。

        “与我有何关系,而已而已。”沈蘅取过身边酒盏,醉生梦死。云殊看着她的背影,久久无言。


                        (七)

        遇到蘅儿的那一天,我愿意用今生来护住她,愿她日日舒展笑颜。

        放在书架上的那本《山海异闻录》,是我求生的最退却路,石湖底下有着绝美的妖怪,掌握着不死之法。从见到蘅儿的那一天,我骗了她,唯有一句真话,让她记着了我是琅州云殊。

          族中早就扬弃了身患邪症的我,唯有母亲一直教我的竹笛成了我取悦她唯一的工具。我白天吹奏训练,晚间便扮作眼盲之人,以消除她的戒心。努力了良久良久,终于等来她每夜相伴。我们从未攀谈,她望着寂静无声的石湖,眼秘闻满了伤心。我不知她这样渡过了几多岁月,可是看得出她很孑立,孑立的让人心疼。

        厥后,她来到了听雨轩,日日旦夕相处,我甚至痴想着就这样活下去,不去想什么永生,不去想部族大业。只有她,值得我今生珍重。那年大雪,命在旦夕的我醒来便已经不见她,是她救了我,却不知何以也在躲我。正在此时,族中来信,母亲身染顽疾离世,我将冒充的妖怪一同带回了家中,从她口中套出蘅儿的下落。

          我日日逼问蘅儿的下落,可那妖怪太过无耻之尤,她既是这般无用,又恐再生变故,不能留她了。云氏一族兴盛了十朝,每经一朝都要伤些元气,不外最终能够稳立朝堂,可此次却是浩劫了。

        我没想到能再次见到蘅儿,她更美话却更少了,形同陌路。不能与她相认,不要与她相认,我一直这般告诉自己,既决议破釜沉舟,便不能再有牵挂。我怎么可能会伤害她,伤害我的蘅儿。

        云氏男儿各个都是顶天立地的,他们愿一同赴死救下家人,可身为族长,自要为一族恒久做计划。与当今陛下差池付的是他的侄儿燕王,我愿意交出一族的财富和所掌握的死士助他一臂之力,来换族人生的时机。计划开展的很顺利,可是我还是忽略了人心,那燕王对永生之术也动了心,约定之日突然变卦,屠刀即将挥向我的那刻,蘅儿泛起了,她与方士们斗法,结了极强的法阵,所有人都逐渐陷入了昏厥,我似乎在逐步忘记了一些事情,忘记了听雨轩,忘记了石湖,忘记了一切……我不愿忘记她,永远也不想忘记她。苦苦挣扎的时候,我听到她虚弱的说道:“云殊,今生我们不要再有牵绊了,黄泉碧落,沈蘅都不会再等你。好好……活下去吧。”终于,还是做出了这般选择吗?

          三年已过,我茫茫然于世,日日浑噩,我爱上了讲故事,开头和了局都可以由我自己掌控,活在故事里,游走在红尘外。

          明显日头高照,虽已至秋,却还是炎热难耐,午后突然起了一场雨,街上行人急忙,世事都是这般变化无常,谁又不是一场慌张皇张,错过了太多。我合上了这本《山海异闻录》,收起小摊,去往有缘之处。

注:横公鱼是古代汉族神话中的怪鱼。出自《山海经》,生于石湖,此湖恒冰。长七八尺,形如鲤而赤,昼在水中,夜化为人。刺之不入,煮之不死,以乌梅二枚煮之则死,食之可去邪病亦可长寿。横公鱼到了夜晚,跳到岸上,脱掉厚重的外壳,其样貌有点像人类。所以有了‘夜化为人’的说法。

             

         

           

         

           

       

         

       

 

         

           

           

         

           

 

           

           

         


         

         

           

           

       

       

1.【今日看点】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今日看点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今日看点",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今日看点】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今日看点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