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正文

无姓之人(原创)

字号+作者:菅田猎 来源:今日看点www.hatdot.com 2020-08-26 15:11

我完全不记得自己姓什么,不外,这不打紧,至少还记得我叫阿海。说这话时,阿海一抹嘴,刚将剩下的半碗胡辣汤一下干掉,就像喝酒,幸亏不算烫。阿海在这一带应该算有'...

我完全不记得自己姓什么,不外,这不打紧,至少还记得我叫阿海。说这话时,阿海一抹嘴,刚将剩下的半碗胡辣汤一下干掉,就像喝酒,幸亏不算烫。

阿海在这一带应该算有名的。不少人或许不知道阿海叫什么,但对阿海这张脸,一定熟悉。都知道,在王家湾天桥底下,有个高个子男子,天天都在那里坐着,无所事事的样子。阿海年龄不大,三十多,身上衣服一直清洁。灰色裤子,搭白色衬衫,裤子有条蓝色的常换,冬天会套件卡其色大衣。有时有胡子,胡子也打理得整齐。阿海除了忘了自己姓什么外,此外都还算记得清楚。

我跟阿海认识偶然又一定,一定是人一生总归会遇见一些人,在认识前你不知道会认识,认识后,也不知道是否恒久。

我天天上班的公交车都经由这个天桥。一开始我也没注意到阿海,厥后注意到了,以为奇怪,便一直留心,差不多得一年时间。阿海过得好像都是同一天,他坐在天桥下的长石凳上,不跟人说话,眼神凝滞,平静看着前方,有时脊背挺得直,也有弯腰歇息的时候,不外,眼神倒一直凝滞而平静。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又似乎只是在发呆。

于是一个周末,我特意过来。兄弟,我看你一直都在这里?

阿海逐步将眼神瞥向我,没有说话,像一颗很老很老的树。

我叫大春,请你吃个饭吧。天桥劈面是临街商铺。我看了眼。路边小店,就那,胡辣汤和烩面,河南特色。

阿海说。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就以为你有点,奇怪。

好吧。阿海允许得倒是很爽性。

阿海干了那碗胡辣汤后,我问他。

你像这样,在这,好长时间了吧。我注意到就差不多一年了。

也不算长,算上今天的话,1079天。那次事故,我从医院里出来后,就到这里来了。

事故?什么事故?

我脑壳这,有病,有问题。就是在这天桥底下出的事故,被一辆运送生猪的货车撞了,一头猪用屁股撞伤了我的脑壳。听着他用徐徐语气叙述,倒也并不以为如何抓人,可能悲欢并不相同。

你天天在这,这么长时间,都想些什么呢?

有些时候,在想我到底姓什么,很奇怪,就是怎么都想不起来。哪怕在家重复许多遍,一出门就忘了。在一开始那段时间,天天里想这个问题的时间有许多,现在也会想,但时间没那么多了。

那现在想些什么?

看,看你们这些人。

看出什么来没有?我有些好奇。

你们一个个都是已往的我。

怎么说?

总有一种很忙的感受,固然,我不知道你们在忙些啥。

你以前是忙什么的?

出这个事情前,我在一家房地产公司上班,那时候行情好,忙得没日没夜。现在想想,也没啥印象,到底忙些什么玩意了。对了,你忙什么的。

我?社畜,赚钱,养家生活。

你有家庭?

没有。在这之前,得搞定屋子。

那交女朋侪了?

以前有,分了。

因为屋子的事情没搞定?

差不多,大不离,不能让人家耗着等着。

很难搞定?

嚯,这么说来,你家很有钱?

也没有,爸妈做生意,有点家底,饿不死,但也没几多钱。小本生意。他们现在也常说我,以为我像个废物,也差池,不是像,是就是,但怎么说来着,我有病,这里,没措施。阿海指着自己的脑壳。

屋子哪那么容易搞定,这么说吧,以我现在的人为来看,不吃不喝,还得四五年,加上爸妈一辈的积贮,委曲有个首付,再以后,就得背着贷款过紧巴日子,不能生病,不能有意外,否则就可能崩了,或许还会有孩子,孩子还会有孩子,想想都累。

还成,我以为还不错,至少有盼头。

幸好这只是个三线都会,要在那些大都会,这些想都不敢想。

那为什么一定要这么想?我这样欠好?

我摇摇头。羡慕,不外做不来。

我知道,这样是有病的人才做得来。我知道,我有病,没措施。不外,你看,从本质上说,你现在还和我一样。没有妻子,也没有孩子,还没有屋子。不外有点存款,有份事情,还算有盼头。

对哦,还真是。

或许你以后会实现你的愿望,过上想过的生活。

我想的,就是你这个样子。

那现在为什么不像这样?

嗯,这个,真欠好说。

我知道,你不用说,你以为是有病才会这样吧。也对,我确实有病。

对也差池。横竖,不知怎么说。没谁人勇气。对吧,是这样。

我这样坐在这里,也有人说我。但我不管,我有病,这没措施。其实,你们这样,也是有病。病得比我还重。

是吗?是吧。

除了这次用饭,你天天就这么一直坐在那儿?

也不能说一直都坐在长石凳上保持不动,不外至少,绝大多数时候是的。天天坐累了,也得运动运动。天天往返时间点得准时。早上六点半出门。走到这,一般来说,要32分钟到46分钟不等,看天气,下雨或者天气太冷太热,时间就得长点,要是气温十分舒适,也能快点。晚上六点半,得从这里准时出发回去。

回家干什么?

不干什么?睡觉。

一点此外事情都没有?

没有。你以为会有什么事?

就不以为,空虚?能这么说吧。

为什么会这么以为呢?

好吧。

从这途经的人或许都以为阿海奇怪,但奇怪归奇怪,阿海自己讲,除了问路的,基本没什么人搭理他。也许大家都很忙,没那几分钟时间。不外正好,他也不喜欢别人打扰。

阿海吸了一根面条。脸上一直还是木然的。没了自己的姓,记不住,我做什么事,都感受是在替别人做,以为这具躯壳不是我的。所以,我什么都不做,就在这里坐着。你应该体会不到那种感受,得有我这种病或许才会感受到。

你不用赚钱?至少得用饭吧。

我没立室,一小我私家,家里有爸妈。我天天吃得都很少,很多多少年没买衣服了,开销很小。

我知道,这个叫什么,低欲望。你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追求的是精神层面的高级工具。

也没有,别那么说。其实我也就发发呆,想些事情。

这里离我家不远,2456米,天天往返溜达,相当磨炼身体。我的脑壳就是在这里坏掉的,所以得常过来走走看看。我爸妈他们一开始挺支持我来这,但现在不了,他们以为我成了个废物。但我无所谓。我以为,搞清楚我到底姓什么,比赚钱要重要。得搞清楚我到底是谁。缺了谁人姓,我不完整了。

那有什么发现?

没什么发现,好长好长时间了。还是没有任何改观。现在习惯一直坐在这了。没有姓,只叫名字,就以为我不是我。这种感受很挠人,我事情,也要为自己事情,不想为这个空荡荡的躯体事情。所以,我得找回我。

也就是要治好这病?

是吗?是吧。我以为是,但似乎又不全是,我说不清楚。

你这说得有点深奥了。不外,哪有为自己事情的呢,都是为了别人,为了自己就不想事情了。

哈哈,有原理,他们说这是一种奇怪的病,泉源于这里。他指了指自己的脑壳。家里人天天都提醒我,但我还是一出门就会忘记。我能清楚记得许多事。但就是记不住这个字,这个姓。

这,有点神奇。

横竖都说这是一种病,不外还好,我就这一种病。

怎么说?

就是我以为,咱们大家都有病,不外我这个病,还算比力轻的。

合着就是举世皆有病,唯你独轻,是吧。

是这么个意思。

我笑了笑,没有接着说。

没计划去重新事情?重新回归正常的生活?

正常的生活?岂非我这个样子还不算正常吗?你以为什么是正常的生活。

这个,得立室立业?

这个啊,还真没这个想法。我以为这样挺好。

挺好是挺好,挺有勇气想法。

你会一直这样下去?不事情,只在这坐着?

没想好,想好之前会在一直在这,是不是以为我就是个废物。

没有,这样也挺好。我忙来忙去,也不比你多什么。

以后的事还太远,现在想也没什么用。

也对,想太多了,没用。

你会不会忘记我的姓?我姓何。

你叫什么来着?

哈哈。

你买单?我没带钱。

固然。要不要喝点。

不用。

哦,忘了,你脱离了低级趣味。

很长一段时间里,阿海还是天天到天桥下坐着,像是在等候什么,又或只是单纯坐着。我也忘记了到底过了多长的一段时间。我的日子也过得急忙。与阿海最多算认识,也没多熟。阿海也许在想些什么,也许什么都没想,只是浪费生命。谁不想浪费生命呢,恣意的,无忧无虑浪费。

其实,我一直在想,阿海,到底是不是真的有病。或者说,我到底是不是有病。

1.【今日看点】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今日看点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今日看点",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今日看点】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今日看点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