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正文

张三娃(原创)

字号+作者:287308026afb 来源:今日看点www.hatdot.com 2020-03-01 00:03

      往常这时候三娃已经填满了家里所有的水缸,扫完了院子,去上工了,可是今天的三娃却依旧躺在床上没有起来的意思,三娃的妈倒是体谅儿子,想想平日里儿'...

      往常这时候三娃已经填满了家里所有的水缸,扫完了院子,去上工了,可是今天的三娃却依旧躺在床上没有起来的意思,三娃的妈倒是体谅儿子,想想平日里儿子干的活最多,也就没说什么,可是三娃的爸以为儿子今天有点反常,手放在门上敲也不是,走也不是,有种丈二的僧人摸不着头脑。

    张三娃本名叫张丰收,他爸原来要起张三丰的,不意算命先生说这孩子未来是个勤俭持家的好把式,他爸想了半天就取名张丰收,希望有了儿子年年有个好收成。但平日里唤儿子名为三娃。

    三娃今年已经二十二岁了,就只上了三天学,然后赶了家里一群羊上山了,三娃的妈要阻止时,他爸说起了那年算命先生的话,老两口就顺从天意让儿子去放羊了。

    三娃虽然不爱学习,可是看待农活那可是有一套的,春天刚过,村子里的人还捂在炕头睡大觉时,三娃已经开着自家的碰碰车把羊圈的的粪拉向自家的田里了,然后用铁锨逐步的铺平,当下第一场春雨的时候,三娃家的小麦已经探出头了向其他家的小麦打招呼了。

    等到小麦出穗时,三娃就操办起为小麦打药的事了,还隽誉其曰洗澡,整整五十亩的麦子三娃一小我私家打理的井然有序,自从三娃学会摒挡农事,张老汉老两口身上的担子完完全全卸下了,老两口也变得和气了。

  当张老汉第三次盯着儿子的房间时,三娃出来了,老汉尴尬的拿起了儿子门旁边扫帚准备去扫院,平日里这些事都是三娃干的,三娃拿起了扫帚说,‘’爸,我来吧,你去缓着‘’,张老汉也没问什么,拍拍衣襟走了。

    三娃的妈早已准备好早饭,趁着儿子洗脸的时间,老两口低估起来了,儿子今天到底怎么了,但三娃进门时老两口没在说什么,转而用饭,三娃闷头吃了两个馒头喝了一碗粥后就去田里了。

    今天的三娃简直有事,昨天正当三娃忙完农活准备回家时,小菊猝不及防的泛起了,像是等了良久,又像是突然撞到,有一瞬间三娃是惊喜的,他急切的去拉小菊的手,可是小菊一把推开了,究竟在村子里,大家瞥见以谣传讹终究对他们都倒霉。

    小菊哭哭啼啼的说,家里又来媒妁了,这次是她表姨做的媒,李老汉匹俦对男方家里很满足,男方家里有个车,关键男方的娘舅是线上的书记,小菊妈倒是空前的努力,村里许多人有低保,每年春节福利多多,小菊妈眼红了无数次,叹息了无数次,诉苦小菊爸不知道有几多次了,小菊妈想这次要是小菊的亲事成了,她一定要女婿向娘舅为他们家要个低保。

    三娃这次犯难了,他知道小菊等了他一年又一年,他也是真心的看上了这个女人,他从十六岁就喜欢这个女子,那时候三娃总是有意无意的泛起在小菊家门口,但他不说话,见到小菊脸一阵通红后就跑了,厥后在村口偶然遇到小菊后,三娃准备要跑,还是小菊叫住了他,‘’三娃你是不是看上我了‘’,三娃被问的张口结舌,但还是面红耳赤的点了一下头。

      小菊差别于三娃,她上过初中,性格开朗,敢想敢做,敢说敢爱,从来不会藏着掖着一件事,其实他早就注意到了三娃,说不喜欢三娃,她就不会总是在家门口等三娃了。

      正当三娃和小菊都僵持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是,村里的人都下工了,他们顺势也就不欢而散了,有人向小菊提亲这件事成为了三娃心里的石头,成为了他的心病,他到底该怎么和怙恃说,去年母亲被查出有胃癌,至今还未痊愈,此时现在他怎么向怙恃提完婚的要求呢,况且完婚要很大一笔钱,怙恃都六十多了,他怎么美意思向怙恃伸手要钱呢。

      今天他在田里什么也没干,也无心去干,满脑子都是小菊哭哭啼啼的脸和母亲苍白的脸,想着想着他爽性收拾工具准备回家。

    他在经由小菊家门前时,看到了三辆崭新的小轿车,这种车三娃在县里为母亲看病时见过频频,固然仅仅看看而已,这几辆车和小菊家的破破烂烂的木头们以及村民们破破烂烂的衣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三娃隐隐约约听谁说,李老汉这次遇到朱紫了,看着形势,八成是有人钟意李老汉家的闺女了,三娃有种很欠好的感受,他如机械人般走回了家,不,机械人没有痛觉,没有思想,没有情感,可是他张三娃有这些工具。

      今天的李老汉匹俦十分的兴奋,十分的热情,固然也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气来招待客人,李老汉更是拉出了圈里最肥的一只羊,小菊她表姨也来了,很快小菊妈和她表姨便把那只羊收拾的妥妥当当了,借着小菊他妈洗肉的空子,她表姨发话了,我说姐,‘’待会儿你让小菊妆扮分俊俊的,今天男方和他爸妈以及他舅都来了,他们看看小菊,如果事成了别说你一个低保,你一个房那都是他舅一句话的事‘’。

    小菊隔着门缝听到了妈和表姨的话陷入了沉思,以前去县里乱逛的时候三娃总能给他买很多多少吃的,总能逗他笑,也总是给她零花钱,说句心里话,三娃除了性格有点直外,与她小菊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也是最好的归宿,正当她想的入迷的时候,她妈抖了一下她的手,迅速的把她拉倒了房间,然后取出了准备了很久的新衣,这身衣裳还是托她表姨去县里最好的铺子订的,为次,李老汉唠叨了很久。

      小菊望着母亲,嗫嗫嚅嚅了好一会儿,终是说了出来,‘’妈,我可不行以不假这家,我感受张叔叔家的三娃也挺好的‘’,未等她说完,一记响亮的耳光已经劈头盖脸的砸下来了,‘’好什么好,老娘吃的盐比你吃的饭都多,你别在打什么注意了,我和你爸辛苦了半辈子到现在还坐着破破烂烂的房,村里人看咱家的大门绕着走,你是瞎了看不见吗‘’,待会儿收拾的好好的出来,我去看锅里的肉。

      三娃刚一回来就把自己锁起来了,张老汉老两口没敢问什么,晚饭十分,还是三娃妈敲响了门,他说‘’儿子,陪妈吃点饭‘’,三娃还是顺从的出来了,饭桌上老两口相互使眼色,终究还是三娃他爸说出来了,‘’儿子你心里要有什么不舒服就给爸妈说,别憋坏了‘’,三娃喝了一大碗凉水,逐步吞吞的说‘’爸,我想娶李叔家的小菊,我们是真心喜欢的,原来我想等妈病好了在给你们说,可是小菊家今天都来媒妁了,我怕他们把小菊说走‘’。三娃妈的脸色倒是正常,可是他爸的脸先是绿的,再是红的,最后脸就酿成了紫色,三娃看情况差池,就退了出来。

      小菊终究还是穿上了她妈准备的那套别致的衣服,脸上微微涂了一点粉,仅仅这样,就已经让瞥见她的人移不开眼了,当小菊出来的时候她妈都惊讶了,她妈领着小菊招待客人的屋子了,小菊满是不自在,待了不足两分钟就出了,屋子里的这群人食欲似乎很好,吃完准备起身的时候,男方他舅把李老汉叫出去了,有点似笑非笑的说,‘’今天多谢你们的招待,我就这么一个外甥,看了很多多少的女娃娃他都不中意,今天回去我们问问孩子,如果两个娃娃都愿意的话,咱们成为亲家再好不外了,如果成为亲家了,我想措施给你们拨几个扶贫款,在给小菊她妈弄个低保‘’。说完一群人交际事后就上车走了。

      这个夜晚与李老汉匹俦和张老汉匹俦来说都是难忘而又不平凡的,但更难过的是张老汉老两口,他们就这一个儿子,从某种意义来说,他们做梦都盼着儿子完婚,‘’三娃今年都二十二了,我当年十七就娶了你‘’,‘’儿子说完婚也不外分哪‘’,三娃妈说,‘’如果三娃看上其他家的女人多好啊,我老两口就算砸锅卖铁都给儿子娶媳妇,可是偏偏是李老汉家的闺女,李老汉两口子心气高,我怕把咱们三娃打不到眼睛里去啊‘’

      第二天三娃倒是起的早,他往缸里填完最后一桶水时,他爸叫住了他,孩子,‘’我和你妈商量过了,你也没求过我们什么,如果你一定要娶李老汉家那闺女,我和你妈妈豁出这张老脸也要试试‘’,三娃的眼睛湿润了,但什么也没说就去田里了。

        待儿子走了以后,张老汉穿上了老伴找的比力新的衣服就去找村长刘东去了。

        要说三河村最好吃的饭是什么,村民肯定会说葫芦面炒土豆了,这个饭其他村的人也做,但最着名的还是三河村,要说三河村盛产什么的话,探询一下就知道是土豆了,其他几个村子都种土豆,可是销量最快的却是三河村,固然你若要想知道三河村最有威望的人是谁,毫无疑问是村长刘东了。

        刘东担任了九年的村长了,其中五年都被县上评为模范村,三年被评为模范村长,固然他的努力大家是看在眼里的,无论有什么事,他总是抢在大家前面干,就拿那年村里修井的事来说吧,由于以前的井很小,大家总是排队,如果后面的人等的急的话,就会和前面的人打骂,为此村里时常有打骂的声音,厥后村长刘强就领导大家挖一口更大的井,在挖井期间,他总是中午不回家,效果大伙都不回家,以至于一口诺大的井用了十天就修完了,今后村里人很少为水的事在发生争执了。

      对于张老汉的突然到访,刘强很是吃了一惊,在他的影象力,张老汉很少在出门了,但他还是热情的接待了张老汉,当得知张老汉的来意后,他有点为难,但还是不想拂了他老人家的体面,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一向要强的张老汉竟然为了儿子宁愿冒着被李老汉匹俦羞辱的风险去为儿子提亲,在大家看来,李老汉的妻子是刻薄出了名的,但他草草的收拾完自己后,就跟张老汉出门了。

      李老汉家依旧是乃个破破烂烂的门,可今天张老汉却以为门槛特别得高,他迈的很吃力,腿抬得很高,却总是踩空,村长看出了他的为难,就说‘’老哥,效果是好是坏,咋两去试试吧,究竟咱们的三娃是个好后生,村里人看在眼里的‘’。

      他们刚到院子里,效果与小菊碰了个正面,小菊似乎猜出了什么,脸一红,还是把这二人请到了房里,然后去喊爸妈了,当小菊沏好茶,端上吃的后,李老汉匹俦便进门了,李老汉妻子看情况差池,就让小菊出去了,村长开门见山的说明晰来意,‘’小菊和三娃都是我看着长大的,都是好娃娃,如今两个孩子都大了,三娃这孩子又一心喜欢着小菊,今天张老汉想请我做个媒妁,把小菊说给三娃,您二老看这个事情怎么样‘’。

      李老汉听完后脸虽然难看,但脸上的笑还是堆着,可是他妻子不允许可,‘’我养个女儿不容易,有没有儿子,我和他爸苦了一辈子,到现在连个体面的房都没有,我总不能让女儿再像我和他爸这样生活吧,我老了还指望女婿送终呢,以你们家这种情况,三娃到底是孝敬你们呢,还是孝敬我们呢‘’,三娃他爸的脸苍白苍白的,‘’既然两个孩子不合适,我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说完拉着村长刘强走了,到了大门外,张老汉客客套气的跟村长道了别,然后就走了,望着李家的门,村长刘强叹了口吻也走了。

    张老汉回抵家已经到了中午,老板和儿子等着他用饭,他对着儿子说‘’娃,李家那闺女,咱还是算了吧,你还小,爸好好的给你寻一个媳妇,之后他也没吃午饭就去房里了。

    李老汉妻子的如意算盘终究是打着了,就在男方回去的第二天下午,小菊她表姨托人带来了信,男方对小菊很满足,而且希望他们能尽快完婚。

      村里人都知道张老汉病了,但还不知道张老汉向李家提亲的事,村长刘强一向是个守口如瓶的人,老李家又畏惧添枝加叶,所以村里人都不知道这件事,三娃跑遍了县里给父亲卖种种药,但张老汉得病却不见好转。

      田野里的麦子金黄金黄的,风一吹,它们一排一排的扭着腰,真的很像都会里那些女人们盛行的大卷发,它们真的熟透了,头无力的摆着,远处已经有人家割麦子了,三娃今天也看了自家的麦子,决议下午就去割,往年另有张老汉帮助,可是今年的三娃孑立极了,老汉一病,所有的担子都到三娃肩上了。

        正当三娃回去找镰刀割麦子时,半路上遇到了小菊,这次的小菊没有哭,可是显着的消瘦了许多,穿的却比以前更好了,收拾的也更精炼了,没等三娃开口,小菊先打破了寂静,‘’带我走吧,去哪儿都行,如果不走,我下个月就完婚了,三娃哥,我只喜欢你,我也只想嫁给你,如果你想好了给我说一声‘’,说完转身就跑了,三娃回抵家,母亲为父亲熬着药,父亲不停的咳,这咳声突破了云霄,三娃赶忙跑已往,张老汉像个泥娃娃般无力的躺着,‘’爸,你在坚持下,咱家今年的麦子特别好,等麦子拔完我就带你去看医生‘’,说完出去磨那几把每年都用的镰刀去了。

      今后三娃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收割庄稼当中,他早晨早早的起来,背上干粮就去了田里,中午也不回来,由于张老汉今年生病,又加上今年的庄稼比往年都好,三娃连续了一个月也没有收完麦子,厥后还是村长刘强组织村里的人资助三娃收拾庄稼。

        那天村里许多人帮三娃家收割麦子,到中午十点多的时候,一辆一辆崭新的轿车进过了三娃家的地驶向了远方,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李家闺女今天出嫁了,李老汉的妻子刚彩礼钱要了十五万,还别说其他的‘’,三娃脑子嗡的一下,他向前走了几步,在他看来,这些车驶向的不是远方,而是去了天边,徐徐的三娃的眼睛湿润了,或许再也不会遇见这么喜欢的丫头了吧。

      他不知道的是,李老汉的妻子此时在屋里放声大哭,她的女儿小菊早在一个星期前就离家出走了,至今没有下落。

1.【今日看点】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今日看点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今日看点",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今日看点】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今日看点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