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正文

少幼年女(原创)

字号+作者:虚零 来源:今日看点www.hatdot.com 2020-02-07 00:05

女孩1有时候,我会期盼镜子中存在一个世界。书桌上是没写完的信,粉红色的信纸摊开着,并非是一本正经充满了文字,在错落的句子中粉饰着些可爱的插画。是那种'...

女孩

1

有时候,我会期盼镜子中存在一个世界。

书桌上是没写完的信,粉红色的信纸摊开着,并非是一本正经充满了文字,在错落的句子中粉饰着些可爱的插画。是那种简笔画,人物或景物都缩化为Q版,线条十分清晰,是看上去就能以为十分温馨的涂鸦。

我穿着丝绒的睡衣,趿拉着拖鞋坐在书桌前发着呆。刚从浴室出来,头发湿漉漉的,但我并没有吹头发的习惯,亦或者说,我比力喜欢头发带着湿气的感受。作为一个留长头发的女生,这或许很奇怪。许多时候,每当天空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时,在不会伤风的前提下,我完全抑制不住自己走进雨中的欲望,虽然说每次这般矫情事后都要花很长的时间打理头发就是啦。

我在写信,想这样说来着。

但我说不上来一个明确的收信人,该怎么形容呢?就是我无比清晰地知道自己该写些什么,想要表达什么,可是却不知道表达的工具是谁。

好吧好吧,许多人都说我是个热爱理想的女孩子,虽然我总以为“热爱理想”这样的修饰定语是大人站在某个制高点自以为是给别人贴的一个标签,但我却不知道该从哪方面去表达抗议。

“你是个热爱理想的女孩子呢。”每次听到这句话就有种违和感,都不知道是哪本童话书中用到烂俗的人设呢。

我可不以为我是那种烂俗的女孩子。

小的时候曾经有个温柔的男孩子对我这样说过,“你就像是从镜子那里的梦乡中走出来的女孩子呢。”

这样的话,从一个带着稚气的小男孩口中说出来,简直太可爱了!

所以啊……

我看着眼前粉红色的信纸,种种颜色的笔就搁在信纸的一旁。一封信到底怎样才算写完了呢?是写好了祝福语,留下落款就算完了吗?我不知道。但我认为我是不会去写祝福语和落款这些工具的。

我才不是那种一板一眼的烂俗女孩子呢!其实一直没有想明确为什么写信都要有划定的花样呢,包罗着一小我私家小小心愿的工具,居然要被限制在花样框架中,这是何等的不能明白。

发现信件花样的人一定是个无聊的人。

那么,一封信怎样才是竣事呢?

我又想起谁人温柔男孩子的话,那时候我们都已经不能算是稚气未脱的小孩子了,勉委曲强是个有独立意识的初中生。

“梦乡中的工具都是看不到竣事的,就像我们照镜子是看不到真正的自己的,因为镜子中的自己是反的呢。”

这样的话,从一个初中小男生口中说出来,简直……呃,他说的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所以啊……,

似乎有了个充实的理由,又似乎是无理取闹一般。这封信我就准备写到这了~

(傲娇脸)

说起来,这也能越发证明我不是个烂俗的女孩子呢。

湿漉漉的头发徐徐自然风干,我貌似发了良久的呆。收拾好散乱于书桌上的笔,将那张粉红色的信纸折好塞进一个普通信封中,然后将信封放进书桌旁的一个箱子中。

这是写的第几封信了呢?记不清了。

我看了眼箱子中满满当当的信封,关上了箱子。

2

仲夏天亮得尤为之早,虽然正值暑假,但我却已经醒了。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赖床越来越难题,每次天刚擦亮我就睡不牢固了,翻来覆去睡意完全击不垮我的清醒,于是只能起床。能想象天天自然地在闹钟响起之前醒来是何等的让人郁闷吗?算了算了,伸个懒腰,换好衣服,梳理头发,洗漱完毕……啊,大早上要干什么呢?我可不是烂俗的女孩子,所以才不会去玩手机去磨炼身体什么的。此时,房间的窗玻璃“砰砰”响了两声,我有些奇怪,打开窗,一只猫头鹰飞过来,停在窗棂上,歪着头,用深邃的眼光看着我。咦?这只猫头鹰并不怕人,就仅仅那样看着我。

我有些无措,我们就这样对视了快要两分钟,最终猫头鹰扑棱着翅膀脱离窗棂飞走了。我一时反映不外来,就这样呆呆地看着它飞走。

“姐姐。”一个朦胧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转过身,瞥见穿着小巧睡衣,抱着一只毛绒小熊,睡眼惺忪的倚靠在门口向我打招呼的妹妹。    “刚刚那是猫头鹰吗?”妹妹问。我点颔首。

“昨天妈妈给我讲睡前故事的时候说过和猫头鹰对视的话预示着会有什么影响一生的事情发生呢。”妹妹说。说着转身脱离了我的房门,或许还没睡醒要去睡个回笼觉。

预示么……

我又想起了谁人温柔男孩子的话,那是我们已经不是莫名其妙的初中生了,勉委曲强是个莫名其妙的高中生。

“猫头鹰在希腊神话中是雅典娜的宠物,其意义就相当于丘比特是维纳斯的小跟从一样。丘比特的箭发生恋爱,猫头鹰的对视发生智慧。”

这样的话从一个高中男孩口中说出来,简直……似乎没什么好简直的。

查了查百度百科,关于智慧这个词是这样解释的——“智慧生命所具有的基于生理和心理器官的一种高级缔造思维能力,包罗对自然与人文的感知、影象、明白、分析、判断、升华等所有能力。智慧与智力差别,智慧表达智力器官的综合终极功效。”

貌似很厉害的样子。我将这个解释重复看了几遍,有种似懂非懂的感受。

咦!我是不是仅仅因为妹妹的一句话就去开始展开思绪了?啊呀啊呀,我这样的习惯是什么是时候开始的啊?

强烈声明,我可不是热爱理想,我这叫不烂俗。

去厨房随便找了点吃工具应付了下早餐,手机上收到一条消息——

“今天一起去趟猫咖吧。”

看了看发信人,我有了点欢喜,在客厅茶上留了站字条便出门了。

“可以呀!”我回。



男孩

3

早上的时候,我遇见了猫头鹰。

我想在今天去看日出,起了一个大早,之后一小我私家背个书包骑着自行车来到一栋写字楼边。那栋写字楼是我们这个县城最高的楼盘。我爸是这的员工,昨晚没有回家,加了一通宵的班,我很想看看我爸天天都眼见着怎样的风物,所以今天我想来这栋写字楼看日出。公司的人因为我爸的缘故都认识我,所以保安并没有阻拦我的进入,当我来到最顶层时,我瞥见一只猫头鹰停在栏杆上。就似乎是一直在那等我一样,我走已往,它并不怕我,没有任何反映,只是用它那双深邃的眼睛看着我。    “小家伙,”我直视他的眼光,“飞到这么高的地方来干嘛?”它自然不行能回覆我,静默着,深邃的眼光中,却像要告诉我什么一样。我只能对它笑了笑,来到栏杆边寻个地方坐下。目眺远方,看着都会边际那一线光明缓慢泛起,猫头鹰扑棱着翅膀,将身体转了个弯和我看向同样的偏向,也就是日出的偏向。

原本只有一线的光线徐徐泛开,光线像是下课后撒着欢从课堂中跑出来的小孩子一般,全身心去奔跑。日光徐徐升起,阴翳被逐渐驱散,几朵低垂的云似是这盛景装上去的蝴蝶结,配合撒欢的光线在地面留下几缕清澈的影子。日出,坐在地上的少年,立于栏杆上的猫头鹰。如果这是一幅画卷的话,我以为是十分美的。少年面临着栏杆坐在地上,栏杆不高,少年纵然坐着也不外齐他的胸口,栏杆以下是日光快要照到却还没有照到的门庭若市车,门庭若市的景致很小,在高楼上看什么都小。少年旁边有只猫头鹰,立于栏杆之上,和少年一同望向日出的盛景。也许,日出之下,少年和猫头鹰的背后留下了斜斜的影子,相映相伴。    “呐。”在这画卷之中,我还是想说些什么。    “我似乎喜欢上一个女孩子了呢,她就像是从镜子那里的梦乡走出来的女孩,充满了迷离感。我和他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我总喜欢和她说些莫名其妙有些甚至是自己都搞不明确的话,但她总会细细聆听,而且重复去想其中的意旨,实在是可爱呢。

“许多人都说他是个热爱理想的女孩子,我其实是不那么认同的。许多时候,她只是喜欢发散思维,思绪一下像块欢快的肥皂滑来滑去,不外虽然这样说,但她的思绪还是有统一的主体的,她的想法如同一篇散文一样,形散而神不散。她总是那么认真,认真得可爱。

“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她呢。”

我兀自说着,知道太阳完完全全升起。我转过头,却是发现猫头鹰已经不在了。

飞走了么?

叹了口吻,我追念着猫头鹰深邃的眼睛,又不禁笑出了声。

4

我有画画记载心情的习惯,所以会随身携带速写本。这也是我一小我私家出门总会背个书包的原因。

我从书包中取出速写本开始画画。日出的盛景、少年、猫头鹰我都想画进去试试。

一幅画还没有画完,太阳越来越大,我也以为有些燥热,随之收了速写本下楼来到我爸的办公室。

我爸眼中更充满血丝,眼睛死盯着电脑,疲惫在他脸上显露无疑。

“爸。”我叫了声,“一起出去吃早餐吧。”

父亲从电脑屏幕中回过神来,揉了揉太阳穴,“成,我这边也算委曲搞定了。不外,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我耸耸肩,没有说话。

我不知道一般家庭的父子关系是什么样的,我和我父亲间总有种清淡的气氛。明显想要一起用饭的,但饭桌上都不发一言,像是某种仪式,吃完便各自散去。

父亲开车回家了。我则推着自行车还想多散会步。

高三的时候,我遇见过一个复读生。他是读了一年大学厥后复读的,舒服了一年后再回到痛苦的时段他过得很欠好。厥后我们成为朋侪,他和我说过他来复读的原因——

“那时大一过的很堕落,上课打游戏,课后和哥们吊儿郎当。厥后看了一部《蜂蜜与四叶草》的动漫,我那一瞬间决议复读了。

“动漫中有个场景,是说男主想试一试骑一辆自行车能走多远,一直以为走不了多远,厥后,在了局,男主骑自行车一个下午横穿了整个日本北海道。”

我并没有看过那部动漫,所以不是很能够明白他想告诉我的某种意境。

我跨上自行车,风从我耳边吹过。我记得这辆自行车是我父亲买给我的,记不清原因了,一直骑到现在。我很享受自行车,每次都想骑着它跑出好远好远。

跑到一个新的世界。

是的,我梦想过,骑着自行车,穿过这座居住已久的都会。像爱丽丝那样,去到一个梦幻的世界。

梦幻的世界啊!

那镜子中若隐若现的世界啊!

有时候,真的好期盼镜子中存在一个世界。

骑着自行车貌似走了很远,来到一个河堤边,我下车坐在河畔取出书包中的速写本继续画之前没画完的画。

这个时候我想起谁人女孩对我说过的话——

“你是个超低落性格的人呢!要像我一样没心没肺一点啦。”

我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河畔边几只野猫在旁边喵喵叫着。我低头沉思,将速写本上的画的光影补好。那只野猫居然凑过来,蹭了蹭我的身子。

“郁闷的时候撸会猫嘛,这样就会开心起来呀~”谁人女孩说。

我再次跨上自行车,骑回家,来到房间将画好的那幅画放进书桌旁的箱子里,看了眼箱子中满满当当的画纸,关上了箱子。

这是画的第几幅了呢?记不清了。

掏脱手机,给她发消息:“今天一起去趟猫咖吧。”

并没有等良久,她回:“可以呀!”

1.【今日看点】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今日看点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今日看点",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今日看点】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今日看点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