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正文

书记家的树(原创)

字号+作者: 来源:今日看点www.hatdot.com 2019-05-23 09:32

地处苏北的丁家洼有一条奇怪的路。常规上,人为的路都是宽窄差不多,更别说是专款拨建的村村通工程。可丁家洼的这条路却别致,硬是在路中间鼓出了一个大大的'...


地处苏北的丁家洼有一条奇怪的路。常规上,人为的路都是宽窄差不多,更别说是专款拨建的村村通工程。

可丁家洼的这条路却别致,硬是在路中间鼓出了一个大大的圆,就象被吃得只剩了一棵山楂的糖葫芦串。

丁家洼是个小村,也就那么六十几户人家,后面是一道弯弯的两头翘的矮山梁,前面是一条玉带似的民便河。前不着村,后也不靠庄,孤零零地在苏北大地的角落躺着。若不是村里出了个县委书记,恐怕要成为世外桃源。

县委书记丁志刚在家中排行老大,老二叫志强,老三叫志坚。在志刚十岁的时候就死了爹,寡母带大他们可以想像是吃了不少的苦。

现在,志刚出息了不说,老二志强也没落后,硬是一路奖学金地读完了大学,后来去了日本两年,回来后就带了外资回来,办起了特色食品有限公司。

只有老三志坚,呆头呆脑的什么出息也没有,还是守在老宅里屁股朝天,土里刨食。

他们的娘慧兰说,之所以这么好命,都是因为院子里的那棵盘根错节的老桑树和门前那棵一搂抱粗的银杏树!过往的风水先生也是这么说。

村里人都相信。

只有志刚,志强不信。

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所付出的汗水。再说,要真是风水好,那么志坚怎么就偏偏是个榆木疙瘩?

一说到志坚,他们的母亲就无话了。

不过,村子里的老少爷们还是选了志坚做队长。

这也让慧兰的心里稍稍好过了一些。

志坚不光智慧没法跟两个哥哥比,就连外貌也是天地之别,跟志强,志刚站一起,谁也不会想他们是一母同胞。你看他,连说话时都皱着眉头,缩着脑袋,整个一没睡醒还冷得厉害模样。

不过,志坚的媳妇雪菊却是全村最漂亮的女人。谁让他有两个这么出众的哥哥呢。

雪菊的父亲是中学校长,但雪菊是娇生惯养的,初中未毕业就打死也不上学了。当初能跟志坚,就是想着沾他两个哥哥的光。

结婚后,满不是那回事了。

老大说不能枉顾私情,没给她安排一份好工作。

老二说公司不能实行私有制,也没给她一份好差使。

真应了那句“驴尾巴再大定在驴腚上,马尾巴再大定在马腚上。”雪菊算是看透了。

于是,窝囊的志坚又成了出名的妻管严了,但雪菊唯独对婆婆却是很孝敬。

雪菊记得婆婆的好。

雪菊刚嫁过来时,慧兰很是疼她。

每天,她都不舍叫小两口起床。年轻人贪睡是自然的,老太太理解。

慧兰做好早饭。就开始拿出一个破瓷盆,去灶底掏出正红着的木柴灰,放在盆里,然后抓出一把银杏果,埋在灰堆里,再盖上个铁皮,不一会儿,盆里劈劈啪啪地响了一阵。慧兰的脸上就绽开了菊花。

掀开铁皮盖,捡出已爆得裂开小嘴的银杏果,小心地吹去上面的灰。到这时候,她不得不喊雪菊起来了,因为这烧熟的银杏果趁热吃着才香。

每至此时,雪菊拈起一颗翠绿晶亮的果肉,眼里总是闪着狐疑的光:“娘,你为什么天天给我烧银杏吃?”

老太太总是笑吟吟地,“这东西大补,听说尤其补脑子补心,还养颜美容。你大哥二哥小时候就是天天吃这才聪明的。

你快趁热吃,赶明儿给我们家再养个跟他大爷们一样出息的孙子来。”

雪菊然后就吃吃地笑:“那,志坚小时候没吃这?”

慧兰叹息一声,“赶巧,他正长脑子的时候,那两年银杏树生病了,结不出果子。”

“我说他怎么就没有大哥二哥聪明,原来是银杏树不喜欢他。”雪菊说了一句俏皮话。

雪菊毕竟是书香世家,她回家和校长父亲一说,关于婆婆嘴里的神奇的银杏果,校长一下子就从百度里搜出了结果――

银杏又叫白果,白果大致有这么几种吃法: 

一、白果汤:每天早晨用7粒白果,敲开后用来捣碎,放点白冰糖或少许香油,用开水冲服。(治感冒和咳嗽)。

二、白果粥:白米粥做好后,把白果捣碎后放入锅中,喝时放点白糖。ED

(注意:以上两种吃法都是粘在白果上薄薄的皮不要剥掉,要一起捣碎放入。)(最外面的硬皮,可以洗净,用水煮着喝,可治高血压。)

三、温火炒着吃,会自然爆开。口感是香、甜 ,糯软,劲道,略带点苦。

四、银杏果食法主要有烤食、煮食、炒食和配菜等,与肉煮称“长生肉”,与枣烧称“长生饭”。

注意事项:千万不可以将银杏与阿斯匹林或抗凝血状物同时服用。

如果将银杏与阿斯匹林合用,会延长凝血时间,容易造成出血不止。

并且手术后的病人、孕妇、生理期的妇女也应避免服用银杏叶,以免造成流血不止的意外事件。

百度之后,雪菊对白果吃上了瘾。自从她进了丁家,慧兰的银杏果就没有卖过。

也许是天天吃银杏的缘故,雪菊的皮肤变得比做姑娘时更水嫩光滑了。因此,志坚对她的迷恋到了言听计从,无以加复的地步。

且说这志坚,当队长也不是混日子,这一天,他突发奇想,何不让村子里都种上银杏树呢?

这想法一生成,他就和雪菊说了,雪菊自是赞成,两口子合计了几天终于下定决心。

志坚召集老少爷们开了个会,问大家愿不愿意多种银杏树。

男人们都茫然了。种银杏?有什么用?再说,这银杏又叫公孙树,意思就是爷爷栽树,到了孙子辈才能收益。就说丁家洼这棵银杏树吧,一百多年了,才长一搂抱粗,你说长得慢不慢?

大家七嘴八舌提出不同意的理由,都说,种银杏还不如栽杨树,十年杨树就可以成材,银杏?猴年马月?

志坚等人群安静了,才慢悠悠地说:“银杏的效益不光在木材和果实,还有树叶。我打电话问过二哥了,他说,种银杏不错,在我们县北边的官湖镇,已经试种成功了。

还有港上镇,那里的老白果树早就成片成林了。相传,北魏道光年间就有先祖种下了许多棵银杏树。因为地处苏鲁两省交界处,又是大运河古航道,又曾经是明清两朝商贸大埠,在明初曾改名“兴隆镇”,可见当时是有多兴隆。

解放后,又改名为“港上”。新任的县委书记提倡大面积种植银杏树,由是,在拥有百年以上的古树一万多棵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不计其数的后起之秀。又有独特的地理优势,310国道穿镇而过,大沂河傍镇南流,临岸风光秀丽,沃野千顷,林果飘香。

我二哥所在的公司就就驻扎在那里,二哥说,他们公司还收购银杏叶子,新鲜的就一块多钱一斤,听说是做什么银杏茶。

刚栽的小树哪棵也能收个十几斤树叶吧?当年就能收益。再说,三年后。就结果了,银杏果现在是二三十块钱一斤,以后还涨。你们自己算。”

大伙儿一听,还真是这么回事。于是商量后,为安全起见,都愿意试种。因为经济限制,每人就先栽五棵吧。

就这样,全村三百口人,每人五棵,订下了,就种在路边,不占用正规土地。

志坚早让大哥找好了树苗来源,县城苗圃园里就有。

自此,村里人对志坚的看法有了大大的改观,都在慧兰的面前夸慧兰的儿子没有一个熊的。

慧兰却是笑笑摇了摇头。

这一天,老太太突然要求儿子们把门前的银杏树砍了给她做寿材。

慧兰的这句话顿时象炸弹投到了人群中。都说,这老太太糊涂了,怎么能砍那棵树呢!先前修路碍事都没有砍,而是让路围他绕了个弯。现在?怎么了?真是老糊涂了吗?

志刚,志强也认为娘是老糊涂了,风水真假不说,毕竟小时候兄弟们的主食零食可都来自于这棵老银杏树,树长到这么粗也实在不容易。

要是非要银杏木的寿材也不能非砍这一棵呀,又不是买不起,买不到。

于是,弟兄三个决定先去买银杏木,拖延老娘几天,然后慢慢再说服她。

可是,在志坚出去买木料的时候,因为回来晚了点,到家门的时候就出事情了。

摩托的闸忽然不灵,车一头撞到了门前的老银杏树上,命到是无碍,可腿却摔断了一条。

慧兰知道后一口气没上来就过去了。幸亏志刚带来了他当医生的同学还没走,又给抢救了回来。

醒后,老太太见了雪菊就骂开了:“你个祸害精!你看,糟报应了吧!”接着连志刚志强也骂上了:“我说让你砍,你非拖延,非要出人命才罢休?自从修路这两年事情还少?

你三婶家的三妞那一次骑车撞上过银杏树,右边脸皮现在还有好大一块疤痕;你四奶奶家的振山叔,开拖拉机也撞过银杏树,掉了一个手指;谁不知道这树仵在路中间不是个事?

可谁要求咱家把它砍掉过?老少爷们对你们不薄呀!你们光知道顾着自己了!我想着趁病了正好有借口把它砍了,你们就是不听我的。”

看志刚志强不吱声了,又接着骂雪菊,“还有你!眼皮子也太浅了!明明是一块钱买来的树苗,硬是撺掇着志坚告诉村里人说六块钱一棵!心也太黑了!你花那些坑来的钱就心里踏实?亏得老少都相信志坚!”

雪菊羞得低下了头。

第二天,树砍了。慧兰出钱又补上了那个弯子,就形成了一个在路中间的圆形。

村里人都说,砍树做的寿材把慧兰的病也冲喜给冲好了。

不过,银杏树不在了,可这路中间新加的圆圆的路面倒像是一颗银杏果。

1.【今日看点】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今日看点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今日看点",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今日看点】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今日看点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