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正文

若能再相见(原创)

字号+作者:不想写昵称2 来源:今日看点www.hatdot.com 2019-05-11 15:10

孤儿妙娘凭借一手出色的厨艺,在一个无名酒肆里做起了帮厨。之所以让她做帮厨,是因为掌柜的早就看出她是女扮男装。她本就没有大志向,只要能有饭吃,活下去就'...

孤儿妙娘凭借一手出色的厨艺,在一个无名酒肆里做起了帮厨。之所以让她做帮厨,是因为掌柜的早就看出她是女扮男装。

她本就没有大志向,只要能有饭吃,活下去就行,出来谋生也是迫不得已,在阿爹撒手人寰后,她的生活开始捉襟见肘。不得已扮做男儿身,来到阿爹以前作事的地方碰碰运气。

在这个不太平的年代,谁都不愿做慈善,若不是看她有几分本领,掌柜的断不可能留一个女子在后厨。

找到事情做,意味着她可以养活自己了。家里自小穷困,所以她并没有打耳眼,但目前困扰她的是身前的小馒头束胸带已经压不住了。

才找到的差事,她不想因为自己的身份丢失,所以她每天早起,束胸带都要重新勒一遍,晚上都不解下来。

其实掌柜的留下她还有另一个目的,他今年已经三十有二了,至今未有子嗣,虽有心纳妾,无奈家中正妻彪悍,稍有苗头便哭闹不休,吵闹的委实头疼。

把人养在自己眼皮下,等生米煮成熟饭,孩子生下来,料家里的母老虎再闹,也闹不出新花样。想到这些,他向下耷拉着的小眼里闪着狡黠的光,虚扶着并没有胡子的下巴,差点笑出声。

掌柜的能看出来,和她共事的伙计自然也看出来了,况且随着身体的生长,胸前的柔软似有冲破束缚的趋势,掌柜的隔三差五便来后厨对她表示关照和督促,简直是司马昭之心。

事情不知怎么传到老板娘耳朵里的,这天她带着丫鬟和小厮,气势汹汹的冲进后厨,把秒娘拖到前厅,当着食客的面狠狠痛打了一顿,骂她狐狸精,小小年纪便学会了勾引男人。

妙娘虽然力气小,被众人推倒在地,确并不屈服。脸上表情镇定,似是早就料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食客确感到诧异,在心中猜测难不成这掌柜竞有龙阳之好,眼前这不是一位清秀的小公子吗?

老板娘似看出众人心中所想,上前一把撕下她头上的发带,手里还抓了几根头发,长发落下,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好生漂亮的小娘子。

她生的极美,但不是张扬,妩媚的,是十分温和的漂亮,两侧的头发垂下来,挡住了她的侧脸,如水的眸子看不出表情。

掌柜的闻讯赶来,事情已经脱离掌控,他无奈上前,摆出笑脸,一副讨好之色,众人才知原来这家掌柜如此惧内。

妙娘脸上露出鄙夷之色,这副德性还想引诱她,她如此聪慧,怎会看不出掌柜心中所想,只是为了生活,不得已虚与委蛇,与他周旋,事情既已败露,她也算松了口气。

她从地上爬起,掸了掸衣角,对着掌柜开口道“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您看,给我把工钱结一下吧。”

话一出口,众位看客又是吸了口凉气,没想到这小娘子看起来柔柔弱弱,倒是不怕事的。

掌柜的见她没提过分要求,倒痛快地答应了,便回头唤来账房先生,低声交代多补她些银子。

谁知家里的母老虎竟不依不饶,抓着她的衣巾不放,众人忙上前拉开,妙娘拿了银子,快步跑远了,众人以为她是羞愤难当,实则是因为有了银钱心中高兴。

回到小院,妙娘拿了几块成色不好的银子,剩下的用布包起来,扣出墙上的砖,小心地塞了进去。

暮色来临,她解开束胸带,轻轻地捏了捏被压扁的馒头,随既传来一阵麻痛。心里盘算着这些银子能用多久,接下来该做什么。

树影晃动,破掉的窗户纸上现出一个身影,弯着身子,悄悄逼近。

妙娘屋里本就没点灯,她悄悄的从炕上爬下去,躲到窗户下,希望歹徒从窗户看不到人便会离去。

“吱吱…”推动窗户的声音。

没想到这人竟推开窗户,直接跳了进来,扑面而来的寒凉,冻的妙娘打了个寒颤。

此人进来后倒像是摔了一跤,蜷缩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妙娘躲在角落没敢动,后背倚的墙上传来一阵冰凉。

迷迷糊糊中醒来,睁眼一看还是晚上,她在心中无语问苍天“为什么今晚如此漫长?”

慢慢爬到那人面前,穿着普通,颜色朴素,眼睛紧闭,身上没有伤口,不像躲避追杀,难不成真是心怀歹意,不料摔了一跤,晕了过去?

见人还没醒,她便大胆起来。可屋子里一个大男人,总不能就这样睡去。索性把被子盖在地上的人身上,自己穿戴整齐,在院子里找了个角落藏好,等待天亮。

地上的人影在她离开后动了动,刚才娇娘在屋里做的一切他都看到了,尤其是她捏自己的馒头时,他心里更是一阵麻痒。

他也是白天酒肆里的看客之一,确不是镇上的人。

他起初对这场闹剧并不上心,在妙娘被拖出来时也没有多看一眼,直到看到她跑开时嘴角的笑和扬起的长发,才感觉这姑娘有意思。

他在这个小镇并没有多做停留的打算,这次过来只是出于好奇,想看看脸皮如此之厚的姑娘是怎样生活的。不料,似乎掉进了温柔的陷阱。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随既压下心里的欢喜,从窗户里跳进来,想要把给他带来这种情绪的人狠狠踩在脚下,告诉她,没人能影响我的心情。

天边刚露出鱼肚白,妙娘小心的进屋,见地上已没有人影,揣着的心才算放下。

经过昨晚一事,她对自己的以后也重做了打算,一个弱女子,又生的好看,身边没有能依靠的人,以后的生活能想象到的艰难。

不管怎样,这个家是不能住了,她收拾好细软,又去阿爹的坟前烧了些纸钱,告诉他自己要出远门,等回来了再来看他。

沈慕声昨晚几乎是落荒而逃,在娇娘给他盖好被子出去时,不知怎么了,他的心一阵纠疼,随后他就从窗户逃走了。经过她藏身的水缸,看她坐那摇摇晃晃,不住的点头,似乎睡着了。

他打算以正常的方式出现在她门前,是已看到她家门口紧锁的大门时,眉头深深的拧在了一块。

趁着月色,他又来到了窗户下,这次屋里确没有人,当他意识她已逃走的时候,心里的不耐放大到了极点。好你个小娘子,我得不到的人,别人也休想得到。他咬着牙发出咯吱咯吱声,心里想象着她承欢别人身下的妩媚,一掌拍断了窗棱。

再见她,已是草长莺飞的季节。

她坐在怡红院最显眼的地方,供买春的看客挑选,虔婆向人们介绍,这是新来的雏,五百两可以开苞。

她依然低垂着头,脸上的表情晦涩难辨。

“哼,果然为了钱什么也能做。”沈慕声的嘲笑更甚,心里的怒火快要压不住,他想了这么久的女子,竟然在青楼里相见,这真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不仅要她的身子,人我们爷也要了,开个价”身边的小厮开口。

众姑娘都道妙娘幸运,刚来就遇见肯为她赎身的,像她们这些年岁长的姑娘,伺候的舒服,确没人愿意花大价钱买走。

妙娘最后以一千两白银跟着沈慕声回的府,她被安排在一个偏僻的小院,幽静如深山老林,自从上次见了一面,就没再见过买她来的男人。

沈慕声当晚一夜没睡,人就在他的院子里,他确不想碰她了,当年糊里糊涂喜欢上她,本觉得荒谬,如今把人带回府,还是这样不光彩的身份,他已然看不上她。

随即打发小厮,去破她的身。

他冷冷的站在窗户外,月光打在他的身上,如那年他站在窗外看她小心的藏钱,捏自己的馒头。

可恨的是,她此时竟然不反抗,真是肮脏的女人,他愤怒的踢门而入,一手拎起趴在她身上的男人,狠狠的踢出门去。

衣衫凌乱,她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他,她该感激他,如果不是他,这时的自己不知道伺候过几个男人了。

可是她又怎会甘愿承欢身下。

聪慧如她,也躲不过人心险恶,防不了处处算计,就因为她长的漂亮,男人觊觎他的美色,女人嫉妒她的纯真。

被人卖进青楼实属不愿,可有什么办法,她单枪匹马,如何斗的过这世间妖魔,她妥协了,后悔了。早知这样,不如当初留在小镇,等到年龄到了,找个人嫁了,即使不富裕,能下雨有屋檐,生病有人暖便够了。

沈慕声眉头微皱,她这是在干什么,敞开的衣襟是对自己的无声邀请吗,她为什么不知道把自己遮盖起来。

露出的肚兜就在眼前,他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当年的小馒头已经发育的很好,露出的浑圆另他挪不开视线。妙娘决定把自己给他。无论他当初买自己出于什么目的。

逃不过的命运。

妙娘眼中水波婉转,似勾魂的使者,沈慕声小腹收缩,轻身付了上去,低下头去吻她的唇,接触的刹那,长久的思念终于冲破束缚,随着他的动作倾泻而出。

谁说的不愿碰她,全是屁话,在失去理智前他告诉自己,她是他的。

沈慕声的所有想法,妙娘都不知道,那晚的突然闯入,后来的真心想要结交,长久的思念以及再相见时心中的矛盾,她都不曾知道,也不会知道了。

她带着对这个男人的感激,无声的消失在那天清晨,沈慕声醒来时她已不见踪影,他心里想要娶她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她只歪歪扭扭的给他留了两个字,“谢谢”

1.【今日看点】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今日看点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今日看点",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今日看点】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今日看点编辑修改或补充。